疯狂看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夺炉(下)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夺炉(下)

    战争的喧闹来的突然,而死寂来的也格外突然。

    前几秒的时候雨果同还生死相向,而现在雨果同机甲都凭空消失在黑夜之中。

    一切殊于寂静,一切也殊于虚空。

    夜空中米洛阳神情凝重,对于雨果独自一人强势取胜这一点米洛阳并不算十分意外,令其意外的是雨果所使用的手段,这个过程中雨果的行动可以说滴水不漏,可见在其与交战的那一刻,雨果的心中便已经做好了一切的预想打算,其心思之缜密绝非同龄人可以做到。

    而雨果的行为中充分变体现出的目的性也不禁让米洛阳沉思,待那种思迅飞速转动几周之后,米洛阳瞬时醒悟过来,其嘴角露出一丝复杂且无奈的笑容。

    “无论怎么说,天英这一次彻底算是惹上大麻烦了。”

    ...

    米诺娃神宫中,若寒静静地躺在自己的驾驶舱室之中,此刻他的眼中写满了绝望与不可思议,在其面前的小块屏幕上,闪烁着一串数字代码:#000000。

    这串数字代表了机甲彻底驾驶舱室中断了联系,整个米诺娃神宫都无法联系到那台机甲。

    心脏路自毁系统早已被若寒开启,然而其却并没有反应,仿佛若寒所下的指令根本无法传到到其之上一般,事实上若寒也的确无法再控制了。

    这一刻若寒彻底呆在了那里,先前还充满凶戾之色的眼眸中已完全地失魂落魄,此时的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同时驾驶舱内也没有任何的指令向其下达,其便如一个被人遗忘虚空角落中的孤灵一般,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这个问题不但地回荡在若寒的脑海之中,一遍又一遍,但显然他的大脑中也不存在着这一答案,所以其只能继续着询问自己。

    指挥室中,罗杰德颓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良久其喉咙中缓缓吐出两个字子。

    “完了。”

    苏臻脸色凝重道:“没有关系,这只是损失了一台实验机甲而已,之后我们还可以制造出更优秀的新型...”

    罗杰德缓缓地摇了摇头道:“臻臻姐,你不必安慰我,我还没有愚蠢到自己看不清眼前的形式。今晚,我损失得不仅仅是一台机甲,更是这个米诺娃神宫。”

    苏臻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话。

    罗杰德苦笑一声道:“我们还是太小看这家伙了,真是不敢想象若是其在天英学习几年之后在成为我们的敌人那么会有多么可怕,想来其要比魏智还要可怕。”

    “呵呵,目标原来是心脏炉吗?隐藏的可真是够好的。”

    苏臻面色凝重道:“也许是我们多虑了,其可能并不了解心脏路...”

    “你认为可能吗?”罗杰德打断了苏臻的话,随后闭上眼睛苦笑道:“放心吧臻臻姐,我罗杰德还是能输得起的。”

    苏臻默然,罗杰德所能想到的事情她自然也估计到了,其虽然并非的研发者,但在天英人较多年的她,对于各类型机甲的构造还是非常了解的,她同样相信雨果之所以有此手段,便是为了强夺的心脏炉,而当雨果获悉了心脏炉的秘密,那么整个米诺娃神宫都将在其眼下暴露无疑。

    “若寒他就是一个废物!废物!”

    罗杰德忽然从椅子上暴跳而起,虽然此刻任何的寒声叫骂都显得很是苍白,不过罗杰德还是要一抒心中的愤怒。

    原本罗杰德的计划是打算于今晚使用开始进行“宣战”,从而向月岛的各方势力表明态度。但现在不仅损兵折将,机甲无法回收,且也与警视厅一方结下了仇怨,而当雨果破解了心脏炉中的定位信息,那么自己必然还要用来疯狂的报复,至此这笔买卖做的实在很亏。

    苏臻道:“事到如今我们已别无他路,只能等校长来收拾残局了。”

    罗杰德点了点头道:“交给老头子吧,就让那头鹰犬与在这些疯子一起拼杀吧。”

    ...

    与千状百样的现世世界不同,新维多利亚时代时代中的某处,忽然一刻黑色裂缝骤然凭空被撕出,随后在前雨果在后呼地从裂缝中突破出来。

    当耀眼的白光充斥在雨果眼球的瞬间,雨果知道自己再度进入了新维多利亚时代之中。

    “轰!”

    随着一声巨响,沉重的机甲已经跌落于地面之上,两者间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待一阵土屑纷纷飞起降落后,雨果收翼落在了的腹甲之上,低头俯视着这台性能奇异的“怪物”,能够克制渎者的机甲,这是雨果不曾想到的,却是世人始终设想的存在,当渎者的存在暴露于世人眼前的第一刻起,人类便认真思考着对付其存在机甲,而现在终于有人成功了,雨果相信这台机甲绝非是在最近几个月中所完成对的,也许在十年前,东岛毁灭日发生后的第一时间起,这项计划便开始执行。又或者说这项计划的存在并不晚于那个“创神计划”。

    然而雨果现在对于在这两点都并不关心,其所在意的是眼前这台机甲之中的心脏路,那可以帮助其确定若寒以及那些天英幸存余党的所在位置。

    雨果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救出茉莉,而是将那些人全部杀死。

    黑色物质在雨果的手臂上缠绕,黑色巨剑具化而出,这一刻不会咋子出手反击,此刻的它只是一个由钢铁制成的沉默羔羊。

    黑剑起,黑剑落。

    随着刺耳的划割开声响起,的四肢都被雨果分解开来,繁复的机甲原件赫然暴露在外,显得异常悲凉。

    最终雨果用黑色巨剑撬开了的胸甲,待除去几道纤维防护网后,其便将看到一个钢铁内核,而心脏路就盛装在那个钢铁内核之中。

    然而就在此刻雨果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便如古时劳作了一整天的农民手持着锄头站在田梗间默默发呆。

    但雨果并非是农民,其手中所拿也并非锄头而是锋利的黑剑,且他停下来的原因并非是他想停下来,而是在这个时候有人来了。

    雨果就那样静静地站着,不偏不动,看上去像极了高深莫测的少年侠客。然而此时的心中却是有些担心,这里毕竟不是现世,而是由tarot所控制的新维多利亚时代,在这个世界中想要杀死自己的人绝对要比想自己活着的人多得多。

    如无意外的话,雨果实在不想在这里多加节外生枝。

    来人的脚步也缓缓停了下来,其远远地观望着雨果,随后轻声道:“抱歉,我打扰你了吗?”

    雨果没有动弹,只是静静地说道:“算是吧。”

    “哦,那可真的很是抱歉。”

    来人说道,可是他的语气中着实没有任何歉意的气息,仿佛是在平静地阐述着某些事情。

    而雨果也没有进一步地多说什么,其只是默默地站立着,不声不息。

    “那个,我打扰到你的工作了吗?”来人问道。

    雨果道:“还好。”

    来人道:“如果打扰的话我就离开好了,请你安心工作。”

    “不,没有这个必要。”雨果缓缓地说道,眼睛却盯着之前一直所看的方向没有转移。

    “哈哈,你是怕我逃去找帮手吗?拜托,我现在就是废人一个,只要你想追的话,随时都可以将我抓住。”

    雨果再度摇了摇头道:“我还是不那么认为。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只要不是死亡便都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哈哈,能从你的口中听到这句话真算是我的荣幸呢。呼!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一转眼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想当初我们还是在镭射体育场中第一次相见呢。”

    雨果此时缓缓地转过头来看向来人道:“如果可以我真真的不想见你。”

    来人哈哈大笑道:“我又何尝不是呢?看见你如今这般活泼的样子,我心底还真的很是不舒服呢,毕竟我今天会变成这副样子都是你的功劳。”

    话音落下,雨果目光凝重地看着来人。

    他便是曾属恋人中的悠。

    当再一次见到悠的时候,雨果的心中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情绪,这个男人已早已没有了当初的神采俊美、活脱飒然,此刻其身上散发着一种平实的气息,这种气息是雨果在任何一位渎者身上都不曾感受到过的,那并非是无能的表现,而是一种海纳百川的力量积淀。

    对于自己的这种感受雨果本人都很是诧异,现在想来无论怎样看悠所受得伤情都不足以用这么短的时间内使其痊愈,而其也不能在那么重的伤情下恢复能力并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虽然渎者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正常的存在,但若是如此,悠可以说都违反了渎者的常态。

    听雨果所言后,悠淡淡地笑着道:“既然你有要求那么我留下来便是,毕竟主随客便嘛。”

    看着悠那淡然的神情,雨果不由得心中忽生好奇,对悠问道:“你...习惯这里的生活吗?”

    面对雨果的提问,悠竟然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道:“我喜欢这样世外桃源般的生活,虽然这里的空间有的时候并不稳定,但还是要比喧闹的现世要好上很多。”说罢悠又笑了起来。

    “再者说除了这里我也别的地方可待的,现世虽大却哪里有我的容身之地呢?”

    对此雨果并没有说什么,他没有理由去嘲讽对方什么,毕竟在雨果的心中,新维多利亚时代的确是一个属于渎者的避风港。

    悠继续道:“听说你之前来过这里,不过当时的我还处于昏迷之中,没有亲眼目睹是何场景,听说闹得场面很大。”

    雨果道:“如何从哪一点比起来都不如镭射体育场事件大。”

    悠闻言低吟一笑道:“那一晚的确很是疯狂。”

    对于悠,雨果实在不抱有什么指责怒叱的想法,他虽未与眼前这个男人有过任何的交往,不过通过与其交手后的直觉判断,雨果相信悠是一个特断独行之人,其所认准的事情是他们根本无法指正的,况且在失去了其恋人穹后,这股执念必然更加深刻。

    就在这时一个念头忽然在雨果的脑海中闪过,他忽然冷笑一声道:“说来我到这里已这么长时间了,为何只有你一个人出现,莫不成整个新维多利亚时代都人烟消迹了?”

    悠看着雨果,忽然轻笑一声道:“他们自然有他们的事情要去做,而我现在着实算是一只闲云野鹤了。”

    雨果冷冷地说道:“也就说是除了你这只野鹤外,所有人都前往现世去屠袭漫研社去了吗?”

    悠歪了歪头道:“也许吧,对于这些事情我现在并不关心。我建议你也不要想那么多,无论怎么讲,你我二人现在都不处于那团漩涡之中,所以我建议今晚的我们还是不要参与到任何一方的战争中为好。”

    雨果道:“也就是说秩序你我之前爆发战争即可,对吗?”

    悠缓缓地摇了摇头道:“对此我也不想,虽然我不知道你今天来到这里意图为何,但显然不是来与我打架的,而我也不想与你打架,既然如此为何不和平相处呢?”

    悠这始终清淡的态度让雨果实在摸不清头脑,他甚至有些怀疑起眼前这个人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不是那个曾经如圣天使般强大的悠,那么将自己几次逼入绝境之人。

    虽然雨果不知道悠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但这份提议还是非常欣然地接受了。最近连日来,雨果始终都处于奔波状态之中,而今夜自己又几度生死地参与战斗,各种侥幸般地活到现在,如今其着实不想再与悠展开战斗。

    但即便如此,这种四目相对的气势还是让雨果很是困惑,毕竟对方无论表现得多么平和,其终究都是自己的敌人,而且还是那种矛盾永远无法化解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种事情无论是雨果还是悠都做不出来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新世纪的异端英雄手机版,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推荐阅读:我的奶爸人生美女上司的贴身兵王(笑笑星儿)重生商纣王超强兵王在都市无耻术士纹阴师女神的贴身医王我是个葬尸人王者的脚下潜伏深渊傅先生,你被挖墙角了!我的极品美女老师九零军嫂撩夫记掌贵神武战王网游之无敌神豪直播系统拜见大魔王腹黑老公,别撩我!天剑图腾传武诸天生死狙杀扶摇而上婉君心大魏王侯攻略极品仙界独尊我是绝世树仙重铸星海万兽朝凰邪王专宠:腹黑逆天大小姐网游之神王法则学霸也开挂公公有喜了我在漫威无限抽卡豪门通灵萌妻谋断九州爸,这好像是北宋汉祚高门我妈是剑仙氪无不胜重生之都市狂仙焚天帝皇我老板是阎王如意小郎君沈丽小伟大医凌然彪悍小农民都市之无敌修神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超级鬼尸钧天道祖重生军工子弟武极神话校园妖孽魔帝逆锋漫威之无敌符咒极品农妃恶魔就在身边抗日之特战狂兵诸天投影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绝世学霸系统乾坤陨帝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生生不灭惊世废材七小姐盖世唐皇魔鬼主教都市之超凡主宰聊斋好莱坞最强捉鬼炼妖系统重生甜蜜蜜:总裁,太凶猛!人间最得意我可以吊打全游戏无相进化陋俗之扎纸人猎户出山二次元之幻想系统花都最强医神重生之财气冲天超神天才系统睦宋召唤师奶爸大唐技师重生之浩劫天降护花邪少神级强者在都市纵横诸天的武者盛华造化星辰决水浒任侠崩坏诸天万界大文学家绝世皇帝召唤系统美食探险队核爆中走出的强者绝代名师灵兽宠物店极道鬼魔放浪形骸歌三界小狱管鬼君倾城:帝尊,别乱来武神龙尊仙界大爆料武破九荒纪元之主神能大风暴修神外传仙界篇法医狂妃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影视世界当神探狂神刑天封神问道行老婆大人有点拽全民领主万界之出租自己席卷天下超级护花天王耐瑟瑞尔的辉煌爵爷好凶猛:吻安,小甜妻乡野小春医重生药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