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看小说 > 命言灵妻:大叔,别太坏 > 章节目录 168:守身熬几年

章节目录 168:守身熬几年

    那时,林木兮才认知到,这不是美梦,是个让人哪怕稍微想起来就会瑟瑟发抖的噩梦。

    ……

    女人开始颓废消沉,这样非打即骂的日子,过了俩年,手里的余钱完全吃完了,女人开始找工作继续上班。

    白日里睡觉,晚上上班,有时候跟客人出去,白天睡在酒店,晚上继续上班,就这样,最过分的一次,连着一个星期都没有回来——

    等她回来的时候,孩子在邻居家吃晚饭,因为孩子太小,身上没有钱,一个星期前的菜早就没了。

    女人看着可怜,这是救济郁啟葉的第二天了。

    自然,女人和邻居又是免不了一顿摩擦争吵。

    回到屋后,女人甩手便给了孩子一巴掌,有些生气:“谁给你吃的你都吃,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随便吃别人的东西,万一里面有毒,把你毒死了怎么办!”

    郁啟葉只是低着头,已经不会再哭了,似乎,已经产生了抗打,习惯了。

    女人来了大姨妈,这才连着在家歇了俩天。

    林木兮就在旁边跟着,看着他们的点点滴滴。

    有时候,女人说好的时候,是温柔散发着母爱的,会带他去游乐场,会给他买冰淇淋……

    可更多时候是不耐和暴力,她几乎把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发泄在了一个年仅六岁的孩子身上。

    女人的物质条件慢慢的开始好了起来,他们离开了多管闲事的邻居大妈,搬回了一个俩室一厅的单元楼。

    有着这样一个母亲,郁啟葉出奇了的懂事,至少,只要家里有米,他就饿不死。

    有天,女人半夜喝的半醉回来,没回自己房间,来到孩子房间,上床抱紧了身边的孩子,开始抽泣——

    林木兮不知道心里作何感想了,一个年轻的女人,自己都处于青春不懂事的年纪,却承担着一个孩子的抚养和成长,种种行为充满了幼稚。

    她跟着女人,那个晚上,女人听到了郁文峰的一些消息,班也不上了,打车就去了一个高级的会所。

    她有些欣喜的跟郁文峰说她有了他的孩子,郁文峰像是完全不认识她,又像是有些印象。

    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

    “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我的,这些钱,足够了。”

    意思很明显。

    女人只是笑了笑,拿了那张卡,离开了。

    他说的没错,她身子不干净,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爹是谁的。

    她来,就是抱着一丝期望。

    要是郁文峰信了或者急了,带着孩子去做个鉴定也好,至少让她死了这条心。

    既然男方不想要孩子的意思已经表达这么明确了,那她没必要为了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去赌,万一不是,那可什么都没有……

    而恰恰就是这笔钱,把郁啟葉的童年悲惨推上了高氵朝。

    人在口渴时会想要一杯水,人在饥饿时,会想要一碗米饭。

    而这些都拥有了之后,会有更高更刺激的东西等着。

    比如,白糖。

    这是当时他们那圈里对于毒品的称呼,林木兮甚至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等她发现的时候,人已经辞去了工作,躺在床上浑浑噩噩了。

    她无法想象当女人吸食那些粉末之后的快感,她只是心疼在一旁迷茫看着的郁啟葉。

    那年,他八岁。

    女人开始变得神经,疯狂,她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她看着一旁看着她的孩子,笑了,冲他伸了伸手,示意他过来——

    林木兮就在旁边跟着,看着女人嘴角的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女人开始恶趣味的给孩子喂食那些让她兴奋的东西……。

    林木兮完全怔然地看着,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她当时有种很邪恶的想法,想把那个不配当母亲,甚至不配为人的女人掐死……。

    不过多长时间,八岁的孩子染上了毒瘾。

    一天中午,女人接到孩子班主任的电话,说孩子在课堂上突然抽搐冒汗,让她赶紧来接孩子。

    女人脑子有些昏沉迷糊,只是说让孩子自己回来。

    小学就在离家不过十五分钟左右的路途,很快,郁啟葉回来了。

    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冲进女人的房间里,翻弄她的抽屉柜……

    女人躺在床上笑着,笑得大声且放肆:“没有了。”

    郁啟葉有些茫然地看着女人的面孔,楞了半刻之后,起身回了房间。

    那天之后,郁啟葉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时不时传来一声物体撞击的声音。

    林木兮就在旁边看着地上卷缩着瑟瑟发抖的他,悲凉早已占据了全身。

    他聪明,知道了那东西不好,在路过禁毒宣传栏的时候才知道他服用了什么……。

    他想要摆脱,想要戒掉,在房间整整俩天都没有出门,没有进食喝水。

    痛苦,折磨,甚至是生不如死,这是他那时候的感受。

    就在他无力躺在床上,有些疲惫累了想要入睡的时候,门突然被钥匙插入打开,女人一身睡衣进来,给那提不起一丝劲儿的孩子注射了什么……。

    那剂量,差点没要了他的命。

    每次他想要挣扎的时候,女人总是拉着他的身子往下拽。

    后面半年的时间里,几乎时不时便能看到一大一小的母子抢食白糖……。

    钱已经经不起俩个人的消耗了,很快,郁啟葉想要的时候,女人便会把打他。

    最严重的的一次,她疯了似的直接拿起一张凳子,人直接被打倒在地,血流了一地。

    该说郁啟葉命大还是命苦,每次他都熬过来了。

    营养不良和吸食毒品让他变得营养不良,骨瘦如柴。

    为了买白糖,女人把他的学费省了出来,他便每天在家,除了发呆,便是被毒瘾折磨。

    这样昏暗如地狱般的生活直到郁啟葉九岁的时候,女人欠了一大笔债,又重新搬回了不足十平方的廉价出租房。

    因为久不吸食,哪怕他仍然对白糖有欲望和冲动,但多多少少有些理智和控制了。

    最重要的是,女人自己都不够了。

    家里不买米了,他每天都去街上转悠,刚开始等菜市场散场之后去捡烂叶子回来煮着吃,后来开始偷了。

    有天晚上,女人有些衣衫不整的回来,一身酒气,躺下便睡了。

    第二天她就开始发高烧,嘴唇发抖,呢喃着要什么……。

    药店隔着玻璃没法偷,郁啟葉去求人老板,老板也是见孩子可怜,便给了他退烧药。

    等他回来的时候,女人坐在地上,手里拿着水果刀,身边沾染些了血迹,以及她的手腕上有明显的划痕。

    郁啟葉站着一动不动,不知是被吓着了还是什么。

    女人面瘦肌黄,见站在眼前的孩子,眸子颤了颤,突然把刀递向他:

    “阿言,妈妈好难受,你帮妈妈一个忙,把刀插这好不好?”

    说话时,女人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她想死,但又不敢死。

    郁啟葉只是站着,没接。

    女人情绪一下子上来了,勉强起身就开始打他——

    打了近十分钟,女人突然收手,颤抖着身子,跪在了地上卷缩着的郁啟葉身旁,哭着出声:

    “你就帮帮我吧!我求你了。”

    郁啟葉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身边极其难受的女人,看着她身边掉落在一侧的水果刀,伸手去拿过……。

    当那把刀子插在女人胸口上的那一刻,整个房间开始塌陷,瞬间幻化成了一片黑暗。

    那年,郁啟葉十岁。

    警察接到邻居报案,说有腐臭味。

    强行打开房间的时候,郁啟葉正在旁边一脸茫然空洞的看着闯进来的警察……

    刀上有孩子的母亲的指纹,但法医查明,刀子的倾斜度明显是他人所为……。

    因为尸检出女人体内含有毒品,警察开始对她人际来往排查,其中跟她之前很要好的女人说了些她所知道的事,其中就包括之前女人一直跟她说,孩子是郁文峰的……

    警察找上了郁家,孩子就这样认了祖宗。

    林木兮看着黑暗中卷缩的孩子,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杀了自己的母亲,这成为了他心底深处埋着的噩梦。

    这个时候她才突然明白过来,郁啟葉为什么会被魇鬼缠上。

    只是因为在睡前,她提及了他的母亲……。

    她走过去,蹲在了他的身边,突然很想抱着他——

    不过她习惯了她的空气状态,只是陪在身边,轻声哼唱着: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她不知道唱了多久,直到把脑子里所有会唱都唱完,她才轻声说着:

    “你不愿意出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离开,我们俩怕是会就这样直到有人给我们收尸吧!”

    “我不想安慰你,安慰如果能抚平你那些伤口和痛楚,我倒是十分乐意。”

    “以前再怎么不好,那都过去了,你还有未来很长一段路要走,也许过个十年,你也会结婚生一个可爱的孩子……

    说起来有点可惜,我只看到你二十八岁时的风景,不知道你二十八岁之后会怎么样,要不然,一定告诉你,你的未来多么美好甜蜜,说不定还能提前告诉下你,跟你携手一生的会是哪家姑娘呢……。”

    林木兮说着,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脑袋不知什么时候靠在身边郁啟葉的肩膀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埋在膝盖间的脸抬了起来,正注视着她——

    片刻,林木兮喋喋不休的说着,把自己都说感动委屈了。

    她回头看向眼前的郁啟葉,吸了吸鼻子:“我特么还没报仇,就被困在你梦里,早知道我就应该早点滚,也就没现在的事儿了。”

    郁啟葉只是看着她,一双深邃的眸子那般纯粹无暇。

    林木兮有点分神了:“不是说小时候好看的,长大就残了吗?”

    为什么反而越来越帅了?

    想着,林木兮还是委屈:“我上辈子就是死在男人手里,这辈子更窝囊,死在男人的梦里!”

    郁啟葉依旧平静,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在伤心亦或是说些什么。

    突然,林木兮捧着他的脸,在他嘴唇上吧唧一口,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本来就命不久矣了,还拉上一个你作伴,黄泉路上也不亏了。”

    就是心不甘呐!

    说完死死地抱住了他,仿佛是抱住了一个依靠。

    随即,林木兮脑子一顿,偏头看向突然回抱住了她身子的手,眼睛眨巴眨巴,突然才回过神来,赶紧松开了郁啟葉,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脸……

    嗯?她怎么能碰到他了?

    还没缓过神来呢,郁啟葉已经扣住她的后脑勺,温软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

    林木兮是感受到了窒息的威胁难受醒的。

    等她睁开眼时,郁啟葉的俊脸瞬间在她眼前放大,没有了小时候的稚嫩,完全只剩下帅气和魅惑。

    腰身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揽着,唇上的吻还在继续,甚至是越来越深入——

    郁啟葉阖着眼眸,像是在梦里没醒,又像是在享受。

    林木兮睁着眼睛一脸负责的看着郁啟葉,已经有些开始排斥拒绝他的接吻了。

    她紧咬着牙关,郁啟葉便吸允舔舐她的唇瓣……。

    林木兮有点想哭,无措问灵仙:‘这怎么回事啊?’

    灵仙表示无辜:“不知道,你俩一醒就开始亲亲,我能拦住?”

    原本林木兮只是嘴放在郁啟葉的唇瓣上,供她吸阳气维持灵力,没想到俩人一醒为啥就这么激烈……。

    林木兮眉头紧皱,这么说,他是醒了没事了?

    那他这是在干嘛?

    林木兮赶紧撑着他的胸膛想要离开——

    郁啟葉微睁了眼眸,看着身上抗拒挣扎的林木兮,深了视线,并没有立即离开,反而在她的唇瓣上轻舔了一下,这才松手……

    得到自由的林木兮赶紧下床,连鞋都没穿就跑了出去!

    废话,不跑难道俩人大眼瞪小眼尴尬啊?

    问到郁啟葉苏醒的原因,灵仙结合了林木兮在郁啟葉梦里干的事,得出结论:

    可能是刺激了男人的生理反应!

    林木兮一脸生无可恋,甚至有点想锤爆她的狗头!

    去你大爷的生理反应!

    也是从这天起,郁啟葉做了打算,打算要守身熬几年了……

    他们在梦里睡了六个多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郁啟葉拿了一双拖鞋走到女洗手间的门口,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没有作声。

    洗手间其实就是蹲坑和淋浴房的结合,没有热水器,都是自家烧水拎着桶去里面洗的。

    林木兮拿了一个不知道谁家的红桶在冲冷水澡,直到自己的心情心跳平复了之后,这才湿着头发从洗手间出来。

    一出门,便瞧见了门口早就等着的郁啟葉。

    她一见他,下意识转身就想回去,郁啟葉连忙出声:

    “抱歉,睡太久,脑子有点糊涂了。”

    这个理由貌似在俩个人之间已经变成了一种明面上缓解尴尬关系的说辞。

    林木兮扯出一抹牵扯的弧度,笑得比哭还难看:“没事,我没多想,我…。那个,你给我买上午的票吧!我该回去考试了。”

    郁啟葉看着她,点头应了一声。

    紧接着,他蹲下身来,把拖鞋放到她的小脚边。

    林木兮只好抬脚穿上。

    郁啟葉又去拿盆接了一点凉水,冲了下她的脚,率先抬步回房。

    林木兮脸色有些不自然,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后,回房上了上铺。

    她的心跳又有些控制不住,虽然是十来岁的年龄,可她心理年龄好歹二十三岁好吗!

    三番四次的跟人接吻,要是能做到淡然那真是本事了!

    小脑袋胡思乱想着,直到快清晨天亮的时候,她才闭眼睡着。

    这一睡,直接睡到了下午三点多。

    她几乎是猛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把床头下的手机拿出来看了下时间,顿时有些懊恼。

    还叫人买上午的票,这都几点了,怎么都不叫她……

    她下床从外面把洗好的衣服拿进来换了下,收拾好准备给郁啟葉打电话,可来电铃声却在走廊上响起——

    不过片刻,郁啟葉回来,手里拿着俩个外卖盒和一些零食,看了一眼床边楞站着的林木兮,把零食放在桌子上,一边出声说道:

    “给你买了晚上的票,在车上休息会,刚好第二天早上到东城。”

    林木兮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见郁啟葉突然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小蛋糕,林木兮顿时抑制不住的笑了,上前出声问道:

    “你去哪买了,不是说附近都没有吗?”

    郁啟葉没告诉她这是他开了近一个小时的车特意去买的,只是把蛋糕和勺子递给了她:

    “偏僻地方,奶油口感不是很好,将就着吃。”

    林木兮舀了一大勺,确实跟郁啟葉说的一样,口感跟她在家里吃的差多了,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胃口。

    也是,她跟郁啟葉一样,都快俩天没进食了,这会吃什么都是香的。

    一盒巴掌大的小蛋糕不过几下就吃完了,林木兮舔了舔勺子,刚想问还有没有,郁啟葉像是早就料到了似的,把外卖盒打开,出声说道:

    “蛋糕就一个,但我去餐馆打包了一些菜回来,虽然有点凉了,但怎么也比路边排挡好吃。”

    说着,把筷子递给了她。

    看着桌上的大盘鸡烩牛肉,她想都不想的接过,嘴角满是笑意,跟郁啟葉的话也就多了……。

    郁啟葉看着身边吃的开心的林木兮,低头吃了一口土豆,嘴角带着浅笑。

    以前郁志儒用这种办法哄她的时候,他只觉得幼稚无聊。

    看来是真的管用!

    俩人都饿了,一顿饭很快解决完,林木兮有些饱意的躺在下铺,出声说道:

    “这是我来你这,吃的最好的一顿饭了。”

    郁啟葉心情有些好,尽管她说的意思好像很委屈很苛待她似的。

    歇好了,林木兮给郁志儒打了个电话,让他明天早上去车站接她。

    电话一挂断,郁啟葉便出声:“有袁青,不用再特地把志儒叫回来。”

    林木兮无所谓的出声:“那怎么,我都好久没见五哥了,回来陪陪我咋了?”

    说着,林木兮又打了郁书彦的电话,摆明了是想好好玩。

    郁啟葉脸色有些冷,说好的回去考试呢?

    晚上九点多,郁啟葉亲自送她去的车站。

    进站时,郁啟葉突然啰嗦嘱咐了俩句:“路上不要吃陌生人的东西,不要跟不认识的人走,遇到什么不对劲的,打我电话……。”

    孩子可能真的很怕这种家长式的啰嗦叮嘱,话还没说完,林木兮赶紧打断:

    “我都知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再说了,打你电话比打警察叔叔电话有用吗?你还不一定能接到。”

    郁啟葉:“……。”

    这话说得他很没理。

    随即,郁啟葉就这样目送着林木兮上了高铁,心中第一次对送行这件事有了复杂和不愿。

    车上。

    林木兮拿出包里的黑色松紧袋,灵仙顿时紧张了:

    “事情不是都解决了吗?”

    怎么还把这玩意拿出来?

    林木兮摸着袋子里的东西,眸色有些沉重:“这件事,只有丘衍能帮到我。”

    ……。

    东城,郁志儒和袁青一起来接的她,俩人没急着回家,林木兮先让人把车开到大饭店去,豪气的点了一大桌子菜,一边吃一边跟郁志儒诉苦,说自己再也不想去郁啟葉哪了,根本就不是玩,就是去受苦了……。

    郁志儒只是笑了笑:“你还别说,要不是家里非按着我上警校,我都想跟四哥一起去部队,省的家里手长管太多。”

    说到这,郁志儒有些兴趣的问了问:“听袁青说你不去那娱乐公司了,你以后想干什么啊?”

    林木兮吃菜的筷子一顿,迟疑了一下才抬起来,无所谓的出声:“我什么也不干,我就在家躺着,反正有哥哥养我。”

    郁志儒有些宠溺的笑了笑,给林木兮夹了一块鸡翅,调侃打趣:

    “现在能养着你,以后养你的人可不是我。”

    女孩子嘛,总归是要嫁人的。

    林木兮不以为然:“就我三哥,四哥五哥这么优秀的男人整天在我眼前晃悠,都把我眼光胃口养叼了,你说我以后找的男朋友,那肯定不会比你们都差呀,但是呢!比你们还优秀的男人,那不如大海里的绣花针。你呢,就好好工作,努力赚钱,别的什么都不要想了。”

    这话把郁志儒夸的,别说养她了,要星星估计都想搬梯子。

    七月八号,期末考的日子。

    学校停了一个多星期,但到底还是教育机构,也就走个过场给别人看下,总不能把你给关了。

    林木兮依旧一身校服,只是同学们看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姓郁,还出了那种事,视频上的女孩虽然打了马赛克,但对于他们这些知情的人来说,打跟没打有什么俩样!

    反正就一句话,得罪不起,离远点吧!

    林木兮也毫不在意,要是换做普通人,自个被欺凌扒衣服的视频流了出去,怎么都得羞愧才是。

    可对于她这种死过一次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了!

    只是,偏偏出了个异类。

    秦修宸从后面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出声问道:

    “你没事吧?”

    从那之后的一个月都没见过她,他生怕她出了什么事。

    听说,她那个时候情绪神经都不稳定……。

    林木兮顿步,看着身边的少年,整整比她高出了一个头。

    秦修宸被她看的有些不自然,脸色浮现点点晕红,有些支吾问道:“怎么了?”

    说着,还有些不确定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林木兮突然扬唇一笑,甜甜的回了一句:“没事,那天的事,很谢谢你。”

    秦修宸这才放松下来,一路跟林木兮有说有笑的……

    直到走到a班门口时,秦修宸才有些不舍:“那个,希望你能考个好成绩。”

    很一般的鼓励。

    林木兮点头应了一声。

    她刚想进门,秦修宸出声叫道:“那个,明天考完之后,我朋友想去吃个饭热闹一下,你有空吗?”

    林木兮回头看着他,想了想,挽唇应了一声:“嗯,有空,到时候直接把地址发给我。”

    秦修宸笑了,笑得爽朗又那么干净。

手机用户请浏览:命言灵妻:大叔,别太坏手机版,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推荐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重生之狂暴火法司礼监大楚昭阳总裁的强婚蜜爱绝世杀神总裁宠妻别上瘾末世神魔录帝国大叔霸道宠秀才家的俏长女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都市之时间主宰娇妻入怀:裴少,棒棒哒!神器收藏家火影之神树降临我的合租大小姐校花的贴身高手时崎狂三的位面之旅邪帝盛宠:天下第一妃异能甜妻:大BOSS,小青梅带个位面闯非洲混沌天帝诀透视极品神医黄庭道主教练最强我成了武侠乐园的NPC植物崛起你管这也叫金手指洪荒之搏天命女子监狱风云重启九七快穿之拯救黑化boss男主无限终焉末世之渊大降头师重生之奶爸医圣绝世狂兵英雄无声陆少缠婚,狠毒杀手妻无敌神龙养成系统大唐官都市特种狼王原来我会玄学冥河传承美利坚纵享人生通天证道老子就是大魔王斩神绝之君临天下都市之修真归来洪荒之混乱大道怪谈异闻天下第一妃逐鹿轩辕偷香从魔纪通天神捕狼王的娇宠贼行诸天念云念你偷爱逆天成凤:神帝,别过来夜夜欢:老婆大人有点暖我的超能力女儿们牧神记无仙棋贵女当家八零天后小军嫂重生九零之独宠虎妻星际元帅在古代日常我不当鬼帝重生学霸小娇妻南天封仙变成僵尸穿诸天八零军婚:高能田妻,求抱抱诸天时空行美漫之英雄殖装夜夜欢,老婆大人有点暖我的时空穿梭手镯剑掌诸天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超级制造商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终极特种兵王我的地下城没有问题前方有鬼我是半妖重返诸天老婆大人有点暖快穿之女配要翻天不死帝尊第一婚宠:总裁,我会乖骑马与萝莉三界好公仆寒门状元都市至尊龙皇修道红尘间民国奇人超级丧尸工厂都市修真邪少还是地球人狠重生军少小甜妻高达之可能的未来菜刀通天龙武天尊赤壁之崛起荆南都市之全职抽奖系统女总裁的专职司机搞事全世界恐慌世界妖灵狂潮末世异形主宰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最强屠龙系统末世最强系统百炼飞升录大华恩仇引血蓑衣无限之开局一双轮回眼大国之巨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