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看小说 > 造梦天师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那都是孽缘啊【第三更!】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那都是孽缘啊【第三更!】

    老君?!

    没错……那张脸,确实很像君一尘。

    不过,苏扶确定不是君一尘。

    老君的气质,苏扶还是能够感觉的出来,再说了,君一尘现在还在京都试练营中,进行感知的凝练,怎么可能出现在这儿。

    更重要的一点……

    如果是君一尘,那岂不是说,他苏扶,扎了君一尘的大腰子?!

    拓跋雄提着苏扶,连续狂奔,打算带着苏扶,从暴怒的大宗师眼皮底下逃走。

    “别……别晃!”

    苏扶有些想要吐血,拓跋雄差点把他身体都给摇散了。

    远处。

    方长生落地,气喘如龙。

    兰素和齐白合的出现,修罗王也没有再继续战下去。

    绷带散落,露出了上半身。

    握着断裂了一半的细剑,冷漠的修罗王,淡淡的扫了一眼方长生,还有远处的兰素和齐白合。

    最终,目光落在了被拓跋雄拎着的苏扶身上。

    伸出舌头舔了舔。

    这一扎之仇,他记住了。

    握着断剑,长发铺散。

    修罗王没有再恋战,后撤而走。

    兰素见这家伙把方长生给打成这样,岂能轻易让走!

    一声怒喝!

    背后仿佛浮现出一片虚幻的世界。

    兰素落地,一拳砸在地上。

    轰!

    地面炸开!

    一根根的石柱从地面中钻出,直逼那修罗王而去。

    齐白合也是目光冷冽。

    白鹤冲霄,一声嘹亮鹤啼,仙鹤化剑,直斩那修罗王。

    修罗王面不改色。

    安静的看着两道攻击轰来。

    下一刻,一点血芒浮现而出,原本已经消失的鲜血修罗王浮现,血液裹住两者,瞬间蒸发在空气中,消失不见。

    逃走了。

    就在眼皮底下被逃走了!

    兰素脸色难看。

    齐白合也是吐出一口气。

    修罗王太难缠,有一者在掩护撤退,想要留人确实不太好办。

    方长生倒在地上,扶着腰在呻吟着。

    这一战,可真把他给累够了。

    刚才那家伙,有点像天天跟苏小子呆一块的面瘫君家小子。

    难道是君不败传言早已经死掉的大儿子?

    不太像啊,君不败的大儿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而且还成为了食梦者?

    其实不仅仅是方长生有这个疑惑。

    齐白合也同样疑惑。

    君不败的儿子,居然成了一尊修罗王?

    儿子变得比老子还强?

    况且,修罗会七大修罗王,一直以来都很少出现变动,君不败的儿子如何成王的?

    拓跋雄没有再跑。

    因为他看到修罗王逃走了。

    江南市的大宗师纷沓至来,危机算是彻底的结束。

    苏扶使用治疗梦卡治愈伤势。

    他陷入沉吟,君一尘听说有个哥,当初君一尘要杀姜成虚目的就是为了替他哥复仇。

    结果,刚才那修罗王昙花一现的容貌,真的像极了君一尘。

    看来这里面可能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情发生。

    会不会是夺舍?

    亦或者是换魂?

    刚刚经历了换魂噩梦的苏扶,沉吟了一番,觉得可能性很大。

    不过,他终究还是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想了。

    硬抗了大宗师的一击,就算后者没有用全力,只是为了逼方长生出现。

    但是,苏扶受伤沉重。

    这是他迄今为止受的最重的伤了。

    拓跋雄把苏扶抬回了宗师那边。

    看着那恐怖的废墟,被磨平的山峰,拓跋雄心有余悸。

    大宗师级别的交锋,就算是余波,都足以震死他们。

    苏扶果然是个疯子,居然敢去扎大宗师腰子,并且还真让他扎成功了。

    苏扶没死,真的是上辈子在佛前烧了五百年的香吧。

    方长生在齐白合的搀扶下站起来,看了一眼手中龟裂的紫色梦卡,吐出一口气,大紫这次要恢复,不知道要多久了。

    看着拓跋雄拎着苏扶过来。

    方长生就气不打一处来。

    “瞧把你能的啊!大宗师的战斗也敢凑过来!你以为你是谁?”

    方长生上前在苏扶的脑壳上就来了一下。

    他是真的气,如果苏扶刚才没有挡住那一剑,现在苏扶就只能剩下残破的尸体了。

    苏扶抿着嘴不说话。

    老阴笔从地面中摇摇晃晃的飞了出来,此刻的老阴笔模样跟苏扶好不了多少,同样的残破。

    苏扶叹了一口气。

    他还是太弱了。

    连老阴笔都能扎一下大宗师的大腰子。

    他却只能在背后给老阴笔喊溜溜溜。

    兰素目光盯着方长生,让骂苏扶的方长生身躯微微一僵。

    “长生……”

    兰素开口。

    方长生目光一凝,口吐鲜血,尔后,脑袋砸在齐白合的肩膀上,直接晕死过去。

    兰素:“……”

    ……

    江南市,军区治疗院。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褥,白色的天花板。

    苏扶躺在病床上,身上捆满了绷带,在他的隔壁床,则是同样被捆的像是木乃伊似的方长生。

    后者正叼着一根烟,在吞云吐雾中。

    “醒了?”

    方长生惬意的瞥了一眼苏扶。

    他的病床旁边,摆满了水果和慰问的物品。

    至于苏扶的床头,倒是空无一物。

    苏扶咧了咧嘴,身躯一动,剧烈的撕裂感,就让他不由的龇牙咧嘴。

    “你小子是真不怕死!大宗师级别的强者,如果认真点,碾死你轻轻松松,你倒好,还敢去偷袭。”

    方长生叼着烟,还有些气未散。

    苏扶翻了个白眼,这还不是为了给方长生创造机会!

    看当时的情况,方长生明显打不过那修罗王,当然,这话,苏扶没有说出来,他怕好面子的方长生直接从病床上跳起来掐死他。

    “对了,战斗结束了么?”

    苏扶问道。

    “早结束了,修罗会这次算是栽大坑,除了修罗王和几位尊者,其他人全栽了,统计后,死了七位六级修罗使,两尊尊者,比起江南市的损失,修罗会怕是血都要吐出来。”

    方长生说道。

    看起来,这个战果,让他在开心的同时,也有些沉重。

    “和你一战的修罗王是谁?长的很像君一尘。”苏扶想了想,问道。

    方长生深吸一口烟,目光有些凝重。

    “不晓得,十年前老子就跟他交过手了,当初不分胜负,看模样有可能是君不败的大儿子,具体是不是本人,就真不晓得了。”方长生道。

    这个话题,似乎有些沉重。

    苏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扎了那修罗王的腰子,总给他一种扎君一尘腰子的错觉,莫名的有些古怪。

    方长生瞥了沉思的苏扶一眼,道:“伤养好了赶紧回试练营去,先突破到小宗师,别老是跑出来溜达。”

    “送你去试练营,可不是让你去度假的……这都多久了,才成为四级造梦师。”

    方长生叨叨个不停。

    苏扶翻了个白眼,他的修行速度已经很快了啊。

    咔擦。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苏扶一愣,看到走进来的是兰素和齐白合,还有君不败和辛老爷子。

    一边叨叨的方长生已经没有声音。

    苏扶扭头一看,便发现方长生已经掐灭了烟,安静祥和的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闭着眼,一副受伤未醒的样子。

    兰素看了方长生一眼,没有说什么。

    这家伙要躲,那就让他躲着吧。

    隔着十条街都能听到这家伙生龙活虎的叨叨声了,还装死。

    “苏扶,你好好养伤,教官先回京都了,这次的战斗结果该去报道一下……你伤好之后,和雷痕还有拓跋雄一起回来。”

    兰素叮嘱道。

    这一次行动,收获颇丰,不仅杀了修罗会的尊者,还活捉了几位修罗使。

    应该可以得到不少的情报。

    从修罗会敢对华夏国动手开始,他们就要承担这个后果。

    苏扶点了点头。

    兰素说完就走了,临走前,哀怨的看了一眼还在装死的方长生。

    齐白合脸色苍白的捏着白玫瑰,他也受伤了,当然,比起方长生,他的只是小伤。

    君不败拄着拐杖,他的面容和君一尘有七分相似,只不过更加沧桑,更加成熟稳重,两鬓有发白的头发。

    “小苏啊,你可是看到了那张脸?”

    君不败坐在苏扶的病床旁边,情绪有些复杂的问道。

    苏扶明白他问的是什么,点了点头。

    “答应君叔,别告诉阿尘。”君不败叹了一口气,道。

    苏扶眼眸一凝,点了点头。

    “具体的情况,不太清楚,阿笑的死讯很早就传回来了……可是,如果你没有看错,那修罗王可能真的是阿笑。”君不败也不太懂,他的心情是最复杂的。

    这件事对于他而言的冲击力也同样是巨大。

    如果不是方长生,齐白合信誓旦旦的说,他肯定不会相信。

    方长生说的话,他能当胡扯,但是齐白合都这样说,那由不得他不信了。

    苏扶没有说什么。

    他只能保证,不告诉君一尘,况且说了也没用。

    或许,等到有一天,君一尘的实力足够强大了,苏扶可能会说吧。

    辛老爷子则是笑眯眯的和苏扶打了个招呼,让苏扶在试练营中多照顾一下辛蕾。

    当初辛老爷子替自己出头,苏扶心中很感激,自然没有拒绝。

    很快,病房中的人都离开了。

    装死的方长生也是重新睁开了眼。

    “老板,你跟兰教官……”

    苏扶犹豫了一下,问道。

    “那都是孽缘啊。”方长生叹了一口气,往事不堪回首,没有说太多。

    只是目光复杂的看着苏扶。

    那有故事的眼神,让苏扶毛骨悚然。

    ……

    在病床上躺了一天。

    苏扶喝了惊吓汁后,身体逐渐恢复过来,他没有用治疗梦卡,少女的祝福。

    有惊吓汁,他在恢复伤势的过程中,也在增强肉身力量。

    他将治疗梦卡给老板使用,老板的伤势一瞬间就恢复大半,这让方长生很惊讶。

    不过方长生惊讶归惊讶,倒是没有太疑惑。

    毕竟,他对苏扶身上的秘密,还是有些了解的。

    喝了惊吓汁,苏扶第二天就下了床,虽然身上仍旧捆绑着绷带。

    莫名的,苏扶有些怀念试练营里的杨果。

    还是在那儿比较舒坦,一边疗伤还能一边赚惊吓汁。

    隔壁的病房是拓跋雄和雷痕的,拓跋雄还好,伤势不算严重,不过雷痕的伤势就颇重了。

    毕竟,他以五级的实力对抗七级的修罗尊者,受伤在所难免。

    苏扶离开了病院,行走在江南市的街道上。

    江南市崩毁的建筑也重新进行修整,因为及时疏散了人群,所以没有造成大规模的伤亡。

    只是造梦师工会的造梦师死伤有些严重。

    经历了这一战之后,苏扶深切的明白了实力的重要性。

    不管是修罗会,还是食梦虫,都是巨大的威胁,没有足够的实力,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站在天桥上,苏扶抓着扶手,感受着微风的吹拂。

    在这一刻,他的心变得无比的宁静。

    这一次回到试练营中,苏扶必须开始快速提升修为了。

    资源争夺赛,还有银龙榜上飙升的战绩,让苏扶有些飘了。

    对自己的实力提升有些志得意满。

    正如方长生所说的,他还差的远呢。

    这一次的守卫战斗,对于苏扶而言,等于是敲响了一次警钟。

    都说战争是最能够洗礼人的心灵。

    苏扶在这次战斗中,心灵确实沉淀了许多。

    至少,撇去了许多的浮躁。

    靠在栏杆上,吹着风。

    突然,苏扶的梦言中传来了提示音。

    看了一眼,是君一尘发来的消息。

    ps:今天更新这么快,票票在哪里?

手机用户请浏览:造梦天师手机版,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推荐阅读:天才神医混都市江湖迟暮神的游戏之我是星球的远大意志异世痞王桃运邪医至强兵医明王首辅我的师傅是孙悟空心里有个兵工厂时崎狂三的位面之旅娱乐之唯一传说超能农民工美女总裁的神级侍卫我要充钱透视狂医在山村御天邪神万界装逼帝师系统穿越时空的霸业重生之我是巨无霸都市绝世神医重生都市纵横空间穿越之古灵峨眉祖师重生之鬼界公务员鬼君倾城:帝尊,别乱来虎假警威综艺之谐星传奇亡妻之战为死者代言穿越六十年代之末世女王变身席卷文娱星际之女武神文娱大崛起快穿:我是全能王汉乡我是关陇老秦人势如破局吃鸡摸摸头血色复兴春野小农民重回80当大佬重生之狂暴火法超强兵王在都市九零俏佳人寻尸人妖龙劫闪婚神秘老公我的邻居是皇帝神级强者在都市八零后咸鱼术士无敌小皇叔争锋地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王者荣耀之无敌逆天外挂皇朝第一妃最强升级系统重生甜蜜蜜:总裁,太凶猛!极品全能狂医正义的使命我独仙行百诡夜行重生婚宠:甜妻,很撩人我的地下城没有问题天道制霸计划太古龙尊重生军婚:陆少高调宠重来1976九域神话封天箓我真是良民儒武争锋道门法则诸神共主王牌兵王明朝浮生记都市重生之修仙系统18世纪的亡灵帝国错嫁权臣:商女不服输金玉良医大靠山乡野孤儿下山虎天下为聘:嫡女归来网游之无敌神豪直播系统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一剑倾国杀戮将起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主宰三界楚门骄探暴力丹尊雄霸天下三国魂抗战之铁血兵锋隋唐大猛士剑道通神诸天神帝冰与火之凛冬已至超强兵王在都市极品朋友圈茅山鬼王最强的进化星际元帅在古代日常幸孕甜婚:老公,请关灯!绝世学霸系统炽爱游戏:高冷娇妻太难撩制霸女权世界上帝时刻超级无敌预判系统偃者道途都市之最强狂兵我的极品兵王老婆重启九七三界主宰女医师的修仙日常重生之低调大亨我本大圣绝品邪少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诸天狂蟒进化魔力大餐,你吃了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