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看小说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正文 778 十三小时(求订阅!)

正文 778 十三小时(求订阅!)

    “哎哟冤枉啊局长,我真没听说过这个杨棠,不过您放心,我去查,我马上查……”

    “那快点啊,三分钟之内我要得到答复,哐!”

    听着对面砸话筒的声音,张平下意识抖了下身体,旋即怒气冲冲地从椅子里站起来,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这是哪个龟孙给老子挖的坑,叫老子查出来,收拾不死这帮蠢货!小王、小王!!”

    下一秒,办公室门就被推开了,一个一杠三星的青年探头进门道:“哎~~局长,我在呢!”

    “你马上去下面查查,咱们分局是不是带回来一个叫杨棠的,木易杨、海棠的棠,两分钟我要结果!快去!”

    一杠三星的小王闻言一愣,心说你张大局长要查分局里的哪个人,不一个电话的事嘛,干嘛要我去问呐?但他嘴里却忙不迭应道:“杨棠是吧?我这就去,这就去!”

    殊不知张平这样做,一是为了撒气,二是为了不动声色查明底下人谁在坑他。此正所谓驭下之术,万变不离其宗,核心思想哪朝哪代都差不多,但手段却千变万化。这就好比打篮球,除了己队尽可能多得分同时让对手少得分之外,具体要怎么进攻或防守,那就是花样百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九十二秒过后,小王一个电话打到张平的私人手机上:“局长,我已经查过了,的确有个叫杨棠的京大学生被带回了局里,是袁涛带队出的警,理由是杨棠将两名执管制刀具的染发青年给打晕了。”

    “染发青年?那就是街面上混的啰?”张平的声音越说越尖利,显然心头怒气已经快绷不住了,“这袁涛想干嘛?青红皂白不分就打算扣押京大的学生,简直扯淡!”说着,他挂了小王的电话,随即给童阎拨过去,同时人出了办公室,打算到楼下的办案大厅瞅瞅。

    也就在张平前脚进办案大厅的时候,海棠开车载着杨棠跟卢律师进了分局大院。不多时,袁涛一行领着饭店几名目睹了事情经过却没被打昏的保安进了办案大厅。

    张平早就跟其他人打了招呼,坐在角落里不显山不露水地注视着袁涛的一切动作。

    “把几个保安分开带远点儿,分别问他们,看描述一致不一致……”

    随着袁涛这道命令,自有警员将几名保安分开问话。

    “头儿,那个叫杨棠的怎么弄?他可有律师随行。”

    “律师,哼哼……”

    不得不说,华夏律师这个行业并不好混,不过最近十年各方面的环境和条件倒是比以前好了许多,但在十年以前,律师这职业的情况跟杨棠前世千禧年以前的律师差不了多少,都是那种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鸡肋职业,哪怕是去见犯罪嫌疑委托人,递上申请去,能不能批,能不能见到人都还两说呢!在那个年代当律师,要是没点人脉,就算走正规程序也未必能见到委托人。

    现如今,这种情况已得到了很大改观,只要是正规有执照的律师,提出正当的会见申请,是可以及时见到在押委托人的。

    只不过,大环境虽然在改变,但某些人的老派思想却难以根除,这就好像现在都高铁时代了,但从以前发展起步年代走过来的人还仍在回忆着汽包公车、电缆电车一样,袁涛就是这样的人,他一直没把律师之流放在眼里。可惜的是,时代在进步,某些残余思想对当下固然有所影响,但影响力逐渐减弱是避免不了的。

    “哼哼,律师咋了?你看不起律师?我老娘就是律师!”一个突兀而锋锐的声音在袁涛耳边响起。

    袁涛眉头一挑,转过椅子就打算奚落几句,结果看清说话之人后,他脸唰一下就白了,人也跟着窜了起来,打敬礼道:“张局!”

    “听说有人敢拿刀子在饭店里捅在校大学生?有这事儿嘛?”张平绷着个脸问道。

    “有倒是有这事儿,不过……”

    “你是糊涂啊还是智商欠费啊袁涛,这种事,动刀子的家伙就是不对,还不过什么?”张平圆瞪着双眼道,“甭说京大的在校大学生了,就是个野路子的大学,也不是你袁涛可是腹诽的。另外,你知道整个京城有多少间大学吗?在校大学生被人拿刀捅,你不关心被捅的大学生怎样了,反而把俩晕掉的混子送去医院,你是心善呢?还是作死啊?知道京城这些个大学联合起来问责此事的威力吗?甭说你扛不住,就是童局也扛不住。”

    听到这话,袁涛终于意识到事情大条了,面色变得难堪起来,像刚死了爹一样。

    于是当杨棠在卢律师的陪同下走进办案大厅,打算主动配合调查时,一个两个警员全都笑容可掬,接待态度全都好得不得了。

    由于上面催得紧,没等杨棠把笔录做完,季秘书长已然乘专车到了花卉路分局,而陪同的人员里,市局局长童阎赫然在列。

    这帮家伙进了办案大厅后,还没等季秘书长有所指示,童阎已然上前主动抓向杨棠的手。

    杨棠轻易避开了童阎的禄山之爪,一脸警惕道:“不好意思,我不搅基,你哪位啊?”

    童阎讪笑道:“杨老弟,我童阎啊,听说你早些时候帮市局刑警大队破过案,老刘对你可是赞不绝口啊!”

    杨棠神情微动,却仍装傻充楞道:“哪个老刘?”

    “嗨,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就我副手,刘凤田(详见366)呐!”

    “原来是他啊!”杨棠装出恍然大悟的模样,主动伸手道:“你好,童局!”

    “你好、你好……”童阎与有荣焉地跟杨棠握了手。

    这时,季秘书长插嘴道:“闲话慢慢再叙……杨老弟,你现在可有空啊?”

    杨棠哂道:“我现在身在警局,有没有空,可不由我说了算!”

    季秘书长闻言腹诽不已,心说拉倒吧你,就你那吃雷的胆子,在禁苑都敢(月步)上天,眼下一小小的花卉路分局能关得住你?但他嘴上不得不陪着小心道:“杨老弟,不是我敢打包票,但只要你没杀人,我就有把握让你没做完的笔录推后几天……”

    “就是,就是!”童阎附和道。

    不得不说,童阎之所以敢这么附和,不仅仅是因为季秘书长的身份,还因为来之前他就打听好了,杨棠在整个案件里,最多最多是个防卫过当,况且俩染发青年送医后已脱离了生命危险,更已经由市局派专人接手了,所以哪怕最后案子判下来是最糟糕的结果——杨棠防卫过当,那也不过是有期徒刑几年缓期执行罢了。

    更何况以童阎的眼光来看,这个案子就算杨棠把俩染发青年打死了,那也该。毕竟俩染发青年都手执管制刀具,其中一个还主动捅伤了杨棠的同学,即另一名京大在校生马志鹏,而这个问题比杨棠打晕甚至打死行凶者还值得市局市府甚至市委的重视。

    要知道,作为首都,玉京的在校大学生数量位居全国第三(前两名是江城跟羊城)、综合素质位居全国第一,甭管马志鹏做为在校大学生在饭店被人刺伤是单一案件还是以点及面的案件,都不得不引起警方的高度注视,肯定会第一时间将案情做最全面详细的调查,进而官宣,防止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在网络上掀起舆论大潮。

    “童局,我看你还是别应和了,不然会让你的手下很难堪呐!”说着,杨棠指了指问他笔录的警员,又指了指张平身边的袁涛,还有那些个之前跟袁涛一起出警的家伙。

    童阎闻言,脸色有些难看,他何尝听不出杨棠在挑拨离间,所以很想踏前半步赏杨棠两记大嘴巴子,可有季秘书长在场,他也只能是想想,而不敢付诸行动。

    “杨老弟,你和你同学在饭店的案情我已经大致都了解过了。”童阎板着脸一本正经道,“你和你同学从始至终都没动用过任何武器,而被打晕的两名染发青年却动用了管制刀具,并且这些都有监控视频为证,更何况现场还有那么多目击群众,所以你真的可以现在就离开警局。”

    这番话令袁涛一帮人脸色愈发难看,可又能怎么样呢?况且童阎已经想好了,今天这事儿就是死撑都要站在杨棠这边,给足季秘书长面子,至于事后袁涛等人离心离德那也没什么,反正他是市局局长,把袁涛这些个不开眼的家伙调到九霄云外去看水塘,也就眼不见为净了。

    说到底,在华夏官方的各个机关单位里,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哪怕你袁涛号称神探,去了水库巡逻,若连案子都碰不上一件,还探什么探?况且你袁涛现在得罪的是市局一把手,就算你家里还有点什么背景,但要想在京城警界混开几乎再没什么可能,除非跳出这个圈子,否则蹉跎几年,即使还能升迁,前途也会被大大的耽搁。

    “不行不行……”杨棠摆手否决了童阎的说法,“童局长啊,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我这笔录都做了一大半了,如果半途而废,下次还得来警局重做,到时候恐怕还得麻烦老季再跑一趟,你觉得合适嘛?”

    “这……”最后半截话将童阎问住了,他只能扭头看向季秘书长。

    “放心吧杨老弟,不会再有下次了。”季秘书长一脸平淡地说道,“就算再有不开眼的家伙敢于袭击你,自会有警卫局的特勤击毙他们,你大可不必动手!”

    这话一出,在场的警员都悚然一惊,纷纷猜测不已……这、这啥叫“击毙他们”啊?莫非这姓杨的小年青,还能拥有禁苑领导人的安保待遇不成?

    杨棠也有点被季秘书长给说懵了……不是吧?不必我动手?难道上边还真做出什么了不得的决定啦?殊不知,在二部那边测算出【月步】的秒速之后,智囊团稍一分析便得出结论,拥有月步的杨棠,躲子弹啥的完全不成问题,而且以月步的速度(相对运动)抛撒碎石块碎玻璃之类的小物件,完全能够致普通人死命,而且能一杀一大片。鉴于这种情况,罗老高老认为,不止得安排人保护杨爸杨妈,还得把杨棠“保护”起来。

    正因为如此,这才有了季秘书长刚才那番话,自然很是吓了童阎等人一跳。

    不过既然杨棠已决定把笔录做完,负责问话的警员自然不敢怠慢,依着规矩将该问的问题都一一问了。杨棠在卢律师指点下,谨慎地回答了每一个问题,花了近半个钟头,总算打完收工。

    待杨棠在笔录上签了名,季秘书长当即凑上来想要跟他讲话,没曾想杨棠却冲童阎道:“童局长,这件案子如果我跟我的同学没犯错的话,那肯定有其他人犯错,我希望……”

    “你放心,绝对秉公执法!”童阎斩钉截铁道,就差没拍胸脯了。

    季秘书长见状也附和了一句:“说得太好了,要是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来找我!”这话令童阎吃了定心丸。

    杨棠闻言,没再多说废话,招呼上比他早些问完笔录的海棠,径直出了办案大厅。季秘书长带着属下赶紧追上,就在楼道里直言不讳道:“杨老弟,有几句话,我想跟你单独聊聊。”

    杨棠沉吟了一下,道:“那就去我车里聊吧!”

    “行!”

    于是两人上了海棠开来的那车,海棠、卢律师以及季秘书长带来的人全都留在了车外,远远地散布四周。

    “杨老弟,【月步】秘笈,你还打算卖吗?”

    杨棠稍一迟疑,旋即重重点头道:“卖,当然卖,就按之前咱们说好的条件。”

    “那这秘笈里有包含提高身体强度的方法吗?”季秘书长问出这话的同时,心脏开始不争气地加速跳动起来。

    “有锻炼之法……”

    “锻炼之法?”季秘书长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难道就是教人怎么锻炼然后提高身体强度的方法?”

    “正是。”

    .

    .

    PS:感谢订阅!!

    .

    .

手机用户请浏览:重生之无限梦想手机版,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推荐阅读:狂神刑天大降头师引凰为后我的绝色武神老婆致我们奋斗的时代美女上司的贴身兵王史上最强氪命噬灵武道华娱大时代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混迹江湖开客栈武逆焚天皇宋锦绣超凡神厨恋爱笔记神洲武皇北宋的无限旅程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网游之万能外挂爵爷好凶猛:吻安,小甜妻我的奶爸人生美女上司的贴身兵王(笑笑星儿)重生商纣王超强兵王在都市无耻术士纹阴师女神的贴身医王我是个葬尸人王者的脚下潜伏深渊傅先生,你被挖墙角了!我的极品美女老师九零军嫂撩夫记掌贵神武战王网游之无敌神豪直播系统拜见大魔王腹黑老公,别撩我!天剑图腾传武诸天生死狙杀扶摇而上婉君心大魏王侯攻略极品仙界独尊我是绝世树仙重铸星海万兽朝凰邪王专宠:腹黑逆天大小姐网游之神王法则学霸也开挂公公有喜了我在漫威无限抽卡豪门通灵萌妻谋断九州爸,这好像是北宋汉祚高门我妈是剑仙氪无不胜重生之都市狂仙焚天帝皇我老板是阎王如意小郎君沈丽小伟大医凌然彪悍小农民都市之无敌修神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超级鬼尸钧天道祖重生军工子弟武极神话校园妖孽魔帝逆锋漫威之无敌符咒极品农妃恶魔就在身边抗日之特战狂兵诸天投影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绝世学霸系统乾坤陨帝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生生不灭惊世废材七小姐盖世唐皇魔鬼主教都市之超凡主宰聊斋好莱坞最强捉鬼炼妖系统重生甜蜜蜜:总裁,太凶猛!人间最得意我可以吊打全游戏无相进化陋俗之扎纸人猎户出山二次元之幻想系统花都最强医神重生之财气冲天超神天才系统睦宋召唤师奶爸大唐技师重生之浩劫天降护花邪少神级强者在都市纵横诸天的武者盛华造化星辰决水浒任侠崩坏诸天万界大文学家绝世皇帝召唤系统美食探险队核爆中走出的强者绝代名师灵兽宠物店极道鬼魔放浪形骸歌三界小狱管鬼君倾城:帝尊,别乱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